首頁>麟州文苑

老陜一碗面 濃濃故鄉情

時間: 2019-06-24 09:23
來源: 神木新聞網
作者: 薛效承
 

  前年電視劇《白鹿原》熱播,隨著原著和電視劇火遍大江南北,陜西美食“油潑面”成了網紅美食新貴,不少人表示想蹲在路邊享受一碗正宗的油潑面。  

  陜西美食種類繁多,羊肉泡饃、涮毛肚、肉夾饃、涼皮、灌湯包……隨便挑出一個都擁有無數“粉絲”。但只要你提到了陜西美食,不得不提的一定是面食。關中面食文化的博大精深、家喻戶曉,不長期生活在陜西的人是永遠無法理解的,畢竟,老陜三天不吃面心里就慌得很。

  在陜西,每個城市的面都有自己獨特的味道,戶縣的擺湯面、岐山的臊子面、楊陵的蘸水面、耀縣的咸湯面、三原的疙瘩面……每一碗面都有它的故事,每一碗面都有它的情懷。對老陜來說,這面不只只是面,它是老朋友,是故土鄉音,是再熟悉不過的味道,吃一口下去也是難得的妥帖。不論遇到多大的事情,有這一碗面,心也就有了著落,有了依靠。 

  何謂油潑面?所謂油潑面,特指關中麥子磨成的面粉,通常手工拉成長寬厚面條。用筷子壓成紋路,順著撕成幾根面,將面扯長下鍋。面條一定是由上等面粉精制而成,再用醬油、醋、味精、花椒等佐料調入面湯,撈入寬面條,淋上燒熱的熟油制成。和濃油赤醬的湯面不同,油潑面的味道來的更加直接。 

  要說油潑面的歷史,還要先從關中面食文化講起。相傳,關中面食文化大約開始于春秋戰國時期。這是因為我國在西周以前,加工糧食的工具主要用的是杵臼、棒和碓等,這類工具只能對谷物脫殼或加工成碎粒,很難磨制成精細的面粉,而想要做面食,必須將面粉研磨精細。  

  春秋戰國延續至今的不僅是歷史文化,還有美食文化,鄉土文化。油潑面的口味那叫一個麻辣鮮香,厚重爽滑,在鮮辣爽滑之間,是陜西人民豪爽、明快的性格。 

  我愛上油潑面,是大學畢業前實習的時候。那時候每個月只有微薄的收入,交了房租只有一點點生活費,常常還沒到月底就已過的捉襟見肘,自己也不會煮飯。那時,油潑面是個很好的選擇,價格不貴,又吃的飽,所以入不敷出的我盡量去吃面。

  面館老板是個豪爽的大個子,做面功夫熟練,麻利,干起活兒來就像藝術表演,和面的手很有力道,扯面甩面更是一絕,煮出來的寬面分別盛放到配好了醬醋的碗里,再放上蔥、姜、蒜、雞精、鹽等調味料,最不可或缺的是那厚厚的一層辣椒面。燒制滾燙的熟油一順水潑在每一碗面的料上,刺啦啦一聲聲響,讓人欲罷不能的香氣頓時在面館彌漫開來。  

  拿到手里一定是大碗面,白凈的面條。翠綠的蔥花香菜和紅艷艷的辣醬面。筷子攪拌開,樸實的面條上沾著香辣的醬料,鼻子一嗅,讓人直咽口水。  

  我那時常去吃面,好奇地問老板:你這是什么手藝,放了什么了不得的配料,下次過來也教教我吧。老板娘聽見哈哈大笑道,愛吃面您常來呀!兩口子性格爽朗,每次裝面的分量也總是很充足,填飽了年輕的肚子,也溫暖了異鄉人的心田。 

  大學畢業后,我換了工作,有了穩定的收入,搬了家,開始“洗手作羹湯”,已經有幾年沒有去過那家老面館了,自己也嘗試著做過,步驟和老板做的相差無幾,缺總是做不出那時的味道。  

  偶爾想起那段日子,竟也不覺得苦,總能想到那一碗辛香熱辣的油潑面和老板爽朗的笑聲,它們為我枯燥,苦悶的生活增添了一抹亮麗的顏色。我也從此愛上這地地道道的陜西美食——油潑面。 

  一碗油潑面,在陜西八大怪中,只它一個就占了四個:辣子是主菜,面條像褲帶,盆碗分不開,凳子不坐蹲起來。僅僅只言片語便將陜西關中人愛吃面的飲食習慣和吃面的情態活靈活地展現出來。關中面食文化歷史久遠,源遠流長。陜西當地有很多老字號的面館。只要你問上當地人兩句,熱心的老陜一定會認認真真介紹起來:哪家的面口感好,哪家的面口味重,哪家的面量最大,哪家的面臊子香……  

  熱辣辣的大碗油潑面,吃的是溫飽,是踏實,是陜西厚重的飲食文化底蘊,也是老陜人對于生活的樸實追求。

  (作者:薛效承,1992年1月6日出生于陜西神木,愛好攝影,文學,就職于陜煤集團陜北礦業龍華公司。)

[email protected] 神木新聞網(中共神木市委宣傳部主管  神木市新聞中心主辦)  陜ICP備09009621號-1

公安機關備案號:61082102000010  辦公電話:0912-8354535

七夕情缘返水